刀者性情 笔见修养--罗光磊印象

2009-06-04┎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当代湖南印坛,足当中青年群中头领者,允推明斋罗光磊兄。

  罗光磊,字明斋,别署尽微庐主,一九五九年生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他承接了乃师之印风,受浙派影响,并以秦汉印为宗,力求“参古定法,离迹出新”。师门出自湘藉名家谢梅奴先生。谢梅奴先生为东湖印社创始者唐醉石先生高足。
  罗光磊曾跟笔者谈起,于古今篆刻大家中,除得力于师门的教益外,影响他最大的还有黄牧甫和王福庵两位。黄牧甫除秦汉玺印外,广泛取资钟鼎泉布,秦砖汉瓦,镜铭碑碣,以古为新,用薄刃冲刀力求再现秦汉印光洁妍美的本来面目,独具峻峭古丽风采。
  罗光磊师法前人,却不傍依前人,他能化黄牧甫的凌厉而为含蓄,承王福庵及师门的巧思而更臻精妙。



  明清以降,用刀莫过冲切二法,然冲切之辨格,各出奇招。雪渔冲之坚挺,钝丁切之尚古剜,完白冲切结合以效书,隽唐、攘之刻以弧冲厚,秋堂、小松、曼生切之以剥,撝叔冲之以铸,牧甫刻用凿金,白石冲之以木,以上明清诸家用刀皆用推凿之法。

  牧甫用刀为薄刃,其法是清底后,薄刃于线侧重走一次,线壁如墙,劲挺有力,钤盖印泥也不宜漫没。光磊深得个中三味!

  当代人对现代篆刻的理解和探索,也是“流行印风”中很多人在追求的东西,这些作品往往给人第一感受还是不错的,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但缺乏一种印面之外堂堂正正的正大气象。当代篆刻对刀法和字法的探索,已经远远跨越了前人篆刻艺术的藩篱。这种益处虽大大开拓了篆刻家创作的视野,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打破传统篆刻技法传承后,对文字的印化和篆刻技法的深刻轻视。

  作为一种创作理念,我也非常认可光磊的主张。他把篆刻放到了一个纯艺术的定位上,重在启发每一个人心底的艺术冲动。他尝试建立一套全新的篆刻创作、教育、传承体系,作为一名艺术家,强烈地关注作品的情感表达,是篆刻艺术发展的一种纯粹。他多名弟子在其篆刻理论的指导下屢屢在全国大赛中有所斩获,无不得力于其传授之功。

  平正守法,险绝取势,神韵造境,三者不可偏执。
  篆字择字最难在统一协调,有不少印家有“字不配者不刻”之言,可见这种“配”是一种能力,充分展示印家的空间感觉。
  治印见刀者形也,见笔者质也,得刀笔者始可论印。
  白文印当朱文印来做,朱文印当白文印来观照,即计白当黑之别论。
  刻印家以才情胜者多于运刀之时,随刻治而变,不囿成见,得机趣,让人玩味,颇多合书斋清供。
  松而留,开而收,自如生妙;凝重而不滞;生拙而不离,印之三昧可问。

  光磊治印讲求统一,求“气不散”、“气要遒”。正如曹子桓所说:“文章以气为主”,当然印也以气为行。“气不散”是指,方寸之间有一股流动不息的循环之气息,相互间有一种亲和关系,生生不绝,此为生气,不障不碍,故气不散。若空间不配,呼应失调,轻重不宜,破坏亲和,气则散不聚。“气益遒”是指,见刀者凌厉不羁,气外泄,伤气;见笔者韵致流溢,气内敛,遒劲,气充言雄。

  治印,见刀者性情也,见笔者修养也,刀笔相融者当为印儒,弗匠手所能窥。

  光磊深知此理。在他的大量书法作品中,我们能看到传统书法的高妙所在。作品中体现出的功力与意境,书体与风格,对点画质量与结体合理程度的锤炼,常常让我感叹:这是一个具真才实力的大家胚子。

唐诗素描

____
  • 史孟良
    史孟良
  • 唐祥飞
    唐祥飞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彭毅
    彭毅
  • 贾志忠
    贾志忠
  • 张青渠
    张青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