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王”赵岳:散作人间富贵花

2009-08-27┎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对牡丹情有独钟,曾为天下爱牡丹者留下“天下真花独牡丹”的诗句,而与欧阳修同时代的诗人范成大则有诗云:“一年春色摧残尽,更觅姚黄魏紫看。”赞颂唱咏已达极致。古来痴迷于写牡丹画牡丹者代有传人,而从齐白石大师家乡走出来的赵岳先生则被人们称为“牡丹王”,可谓当代画牡丹的“名牌”。

    痴迷牡丹终不悔

    唐代诗人白居易《牡丹芳》说:“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王毂诗云:“牡丹娇艳乱人心,一国如狂不惜金”。在百花园中,牡丹身世显赫、冠绝群芳,是吉祥富贵、幸福繁荣的象征。赵岳对其情有独钟,近于痴迷。他能呆呆地站在牡丹花前,一守就是好几个小时,一瓣一芯的颜色,一枝一叶的生机,竟能如数家珍娓娓地道个没完。他为了探索花鸟画艺术的真谛,虚心求教于老师名宿,常与朋友辈切磋琢磨,广收博采,融会贯通,备受高寇华和王雪涛等老一辈花鸟名画家教益。潜心画牡丹,二十多年未尝间断,圈内谓之为“牡丹画痴”。


 

    正因为 “痴”,赵岳对于“牡丹”是勤奋的,他画牡丹晨起即挥毫,午夜方停笔,若有闲暇,则畅游于青山绿水之中,品自然之境界,拜师访友,探索花鸟画艺术的真谛。为画好牡丹,他曾数次赴豫、鲁、陕牡丹之乡写生,得写真稿过千幅,他又运用自己多年系统学习西方绘画艺术的明暗、光影变化、色彩与质感的表现,融化在牡丹绘画的笔墨之中。

    一生以牡丹为伴,以画牡丹为业,这在中国可能并不多见。赵岳先生不仅是用心灵读牡丹,也是用生命来画牡丹,花人合一,心手合一,牡丹即赵岳,赵岳即牡丹,融通万里,人物合一。此中有真谛,此中有大道。在赵岳的作品中,色彩和线条不只是传神写意的技法,更是精神与灵魂的载体,他与牡丹对话的时候,其实也是他与世界对话的时候。看赵岳的牡丹画,我们常能悟出画外之意,感受他绘画语言的魄丽、奇异。

    富贵风流拨等伦

    元代大诗人李孝光《牡丹》诗有云:“富贵风流拨等伦,百花低首拜芳尘。”这正是赵岳牡丹的写照。赵岳先生的牡丹作品,绝大多数都透出一种极为雄浑的气势,很少有人们想象中的那种娇艳、俗艳的气息,这让我十分惊讶。画牡丹难,画出个性来难上加难。说画牡丹难有二:一是世人以牡丹为富贵花,富贵便俗,高人雅士不喜,所以画这个题材就要冒些风险,让不喜变为喜,难;二是历代大师画牡丹作品甚多,要想突破前人,画出个性、新意与境界来,难。从艺术创作角度来说,个人以为画牡丹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活。但赵岳却敢于在这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上纵横恣肆、一展才力和惊人笔力,让牡丹重新焕发出千年前大唐“一国如狂"的神采,脱尽脂粉与俗艳,在大片如铁似铜的山石背景下,蓬勃着帝王之花。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到一种霸悍的气象,一种对世俗的叛逆与充满力度的艺术创造。画牡丹能画出这种境界来,真的出人想象,脱前人窠臼,非大手笔不能为。赵岳的牡丹多为工写结合,从审美角度审视,他的大小写意,境界更高。我猜想在赵先生儒雅的外表下一定有着岩浆般待喷的激情与力敌千军的才力,否则,这位“牡丹画王"画出的牡丹将会是另一种样子,绝不可能赋予娇柔的牡丹一种大气象。

    赵岳画牡丹富有创意,追求一种气势、一种神韵,使整幅画线条圆润挺拔,笔触潇洒流畅,独具一种生趣盎然、空灵典丽、意韵飞扬的风格。他画牡丹常常是有所寄托,寄寓对生活的感受,抒情达意,主题鲜明。他阅历丰富,气质涵养深厚,坚定而乐观。所以,他的牡丹无论是顽强地开在乱石丛中,还是老树新枝含苞欲放;无论是点缀于松鹤丛林,还是与丹凤相映成趣,都不枝不蔓,鲜艳灿烂,清丽而雍容,妍艳而华贵。

唐诗素描

____
  • 贾志忠
    贾志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史孟良
    史孟良
  • 彭毅
    彭毅
  • 唐祥飞
    唐祥飞
  • 张青渠
    张青渠